花滑世界谁与争锋 羽生结弦陈巍演绎冰上二重唱

2021年瑞典斯德哥尔摩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男单赛场上,羽生结弦,昔日的弱冠少年,如今的成熟王者,出道时的感觉清晰可见,似乎从未有一刻改变,你看着镜头前的他,会觉得他仿佛也在看着你。 

由于疫情,包括去年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在内的诸多国际赛事相继取消,因此此次世锦赛竞争激烈异常、备受瞩目。世锦赛最大的焦点无疑是两届冬奥会冠军羽生结弦与两届世锦赛冠军陈巍之间的对决。短节目,羽生结弦的曲目《让我取悦你》,整套动作完成度和表现力近乎完美,最终拿下106.98的高分排名榜首,在与美国名将陈巍的较量中占得先机。而陈巍在开场的勾手四周跳上意外摔倒,损失了较多分数,最终只获得98.85分。

然而在自由滑比拼中,陈巍贡献了高难度且高完成度的出色表演,羽生结弦的表演则略显紧张,几次出现失误,最终被陈巍反超,目送对手完成世锦赛三连冠伟业,自己仅获得了第三名。比赛结束后的转播画面中,羽生结弦的脸上写满了遗憾,这并不是他期待的成绩。对于已经26岁的羽生结弦而言,这枚铜牌已实属不易。虽然自己的表现难言满意,但短暂的调整过后,出现在颁奖仪式镜头前的他依然谦卑有礼,面带微笑,历尽千帆。

痛恨失败,欣然迎战,尊重对手,将对方视为进步的动力,不断突破自己的上限,是羽生结弦对花样滑冰比赛的诠释。实际上,3月22日抵达斯德哥尔摩时,出现在机场的羽生结弦与以往并不相同。他小心翼翼戴上了双层口罩,因为曾患有呼吸道疾病,羽生结弦对于疫情防范格外重视。他甚至退出了本赛季全部的大奖赛,世锦赛是他在疫情后第一次出国参赛。

他的身边没有团队,没有教练,同样因为疫情,羽生结弦一直没有机会回到熟悉的蟋蟀俱乐部。他与教练的交流只能通过互联网进行,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只身一人在日本训练,这还是自出道以来少有的境况。练习周期无限延长,身体和精神也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那段时间,除了和家人在一起,羽生结弦几乎没有任何外出,他的世界里,除了滑冰,就是滑冰,也只有滑冰。

由于身体原因和疫情关系,羽生结弦没有参加今年的大奖赛系列赛日本站,全日锦标赛是羽生结弦本赛季参加的首项赛事,也是他继去年2月四大洲锦标赛后首次公开亮相。比赛中,他以总分319.36分夺得冠军,这是他继2012年至2015年四连冠后第五次夺冠,同时也因此获得了2022年北京冬奥会资格赛——斯德哥尔摩世锦赛的入场券。

26岁或许是热血沸腾的当打之年,可对于要求技术、力量与美感完美结合的花样滑冰来说,这已经是可以转身归隐、走向另一段繁华人生的年纪。每当在冰面上完成又一次高难度的旋转和跳跃,也就意味着脚踝要承受一次远大于体重的压力。

然而出道这么多年,羽生结弦不是没有过困境与挣扎,就像破晓前的黑夜,也曾有过想要放弃的时刻,那些疼痛真实到可以触摸。此次世锦赛对于羽生结弦来说不够完美,但他再次选择迎接困难与挑战。 

在国际花样滑冰赛场上,羽生结弦显然是特别的一个,这首先体现在荣誉上。

索契冬奥,羽生结弦成为亚洲首位冬奥会男子单人滑冠军;平昌冬奥,他成为历史第二位蝉联花滑男单冠军的运动员。不仅如此,羽生结弦还保有多项世界纪录。

去年2月在韩国首尔进行的花滑四大洲锦标赛中,羽生结弦以299.42分的总成绩首夺冠军,他也因此实现了对冬奥会、世锦赛、大奖赛总决赛、四大洲赛等世界大赛冠军头衔的包揽,堪称全满贯得主。国际滑联去年首度推出花样滑冰年度评奖,旨在表彰花滑领域杰出的运动员、教练员等。荣膺赛季最有价值运动员后,羽生结弦说:“我生活中的每时每刻都在思考花样滑冰,我一直希望变得更好、更强,我每一天都努力做到前一天我做不到的事。” 在国际滑联提供的选手信息表上,羽生结弦的兴趣爱好一栏是无,他的眼中似乎只有花样滑冰。

拔尖的成绩、高超的难度、优雅的动作、英俊的面容,是羽生结弦的标签,这也让他在世界各地收获了无数拥趸,堪称全球主场。只是这一次,和他关联的词语不是“冠军”。4月17日在日本大阪进行的2021年世界花样滑冰团体赛上,羽生结弦再次多次尝试挑战阿克塞尔四周跳,不顾一次次的摔倒,只为在冰场上为观众呈现出前无古人的4A跳。羽生结弦对于不断突破、追求完美的心中执念,令粉丝动容。

如今,比羽生结弦小5岁的陈巍正处于巅峰期,说他是北京冬奥会该项目的最大热门已不为过。获得世锦赛亚军的日本小将键山优真同样不可小觑,但正如羽生结弦所说:我的漫画还没到完结篇。他期待能参加2022北京冬奥会,并给喜爱的冰迷带来精彩的表演。(中国体育报王晶文 图片转自新华社 付媛杰制作)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uwodai.com/102.html